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休闲

不负石楠花开

编辑日期:2022/6/24 14:40:29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

刘  乐

倒春寒一过,樱花、桃花、山茶花都落了。朵朵落花催促着暮春拉开帷幕,在夏季热浪来袭之前,它们躲去春雨浸湿的土壤里避暑了。这样的四月里,小区里的绿化树开花了。满树繁花散发着浓郁的腥臭,树下行人纷纷掩鼻而过快,我这才注意到它——石楠树。

起初,我不知道它的名字。

夏日晚风徐徐时,小区的中央广场热闹起来。老人们跳着广场舞,小孩子跑闹玩耍,下班的年轻人排队在树下的快递柜拿包裹……小区邻近湖边,潮湿老旧,但蚊虫很少,小区人们很少被叮咬,老人们说都是因为这绿化树能驱虫灭蚊,不仅如此,它还能吸粉降尘、降噪隔音,作用良多。我感叹这树的善行,却没有问它的名字。

金秋十月,石楠树结出似相思豆一样的果实,颗粒娇小,颜色殷红,犹如繁星密布夜空一般缀满枝头,再配上翠绿的叶子,在那逐渐萧条肃杀的秋风里,颇为好看。哪怕到了凌冬果实凋落,它的阔叶久绿不败,一派幽碧。我贪婪它的美景时,却没有问它的名字。

到了四月,晚饭后我和家人散步消食,一路腥臭味儿相随。家人说这是石楠花开的气味儿,这味儿让石楠树“臭名昭著”。我疑惑:这么臭的树为什么还种植了?缓过神来才想起,夏天为我们驱蚊的是它,秋天长成一片风景的是它,春天开花腥臭的也是它。

我凝神靠近,仔细仰望这高空的石楠花。石楠树生出新的嫩叶,嫩叶簇拥着如雪的花朵。花朵一团团一簇簇,像浮在密叶间的白色绒球球,又像是披在树梢上的新娘头纱,在冷白的路灯下,梦幻极了。对比被嫌弃的花味儿,它的美显得更加摄人心魄。

回想我在城市定居多年,便和这种树擦肩而过了多年,却从来不知道它的名字,或者很多次我知道了,随即又忘了。再次记住时,却是因为它饱受诟病的气味儿。顿时,我的内心涌起几分愧疚,又有几分不甘。石楠的一生,为各个城市的绿化奉献着,默默无闻。只是花开的味道有些特别,便不招待见。但它依然在春光里绽放,在秋色里结果,一圈一圈增长着年轮。

我们一生中也许都有石楠花开的时刻,并不一定会遇见包容和理解,纵使被嫌弃,那也是我们生命必经的过程。若为石楠,定要不畏人言,坦然花开;若为赏花人,也当有兼爱百花的胸怀。愿我们得空驻足观赏,不负石楠花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