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休闲

一滴眼泪的分量

杨开延

编辑日期:2018-1-12 8:52:07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点击次数:

有谁掂量过一滴眼泪的分量,有谁估量过一滴眼泪的价值。

许多事情不是用眼泪来衡量的,有时再多的泪水也无法撼动那些铁石心肠。许多耻辱不是靠眼泪洗刷的,还得靠灵魂的抗争,靠意志的坚韧。

如果能用眼泪打开地狱的大门,那么魔鬼便不再是魔鬼。

诚然,一滴眼泪的分量是微不足道的,但只要能打开一个人的心扉,也就不枉虚度此生。纵然眼泪有坚强与脆弱之分,谁又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脉,把握住自己的灵魂,从容地走向未来。

我们不能老是活在他乡,在别人的记忆中留下自己的音容笑貌。如果真能永远活在他乡的记忆中,活在别人的掂念中,那将会流下一滴幸福的眼泪。

势利的历史

历史长有一双势利的眼睛,而且还戴着一副有色眼镜。谁得势了,它就向谁献媚;谁落魄了,它就鄙视谁。

几千年的历史,是一部斗争史,也是一部文明史。谁挥舞着大棒,历史一一在目;谁摇动着橄榄枝,历史也一清二楚。可它生就着一副势利眼,不说好,不说坏,任世界一团糟。似乎不偏不倚,谁也不得罪,实则是容忍、怯懦的表现,真的势利到家了。

历史相信命运,而命运往往又作弄人类。如果被势利的历史看到了,命运不会有好结果,不是被命运所左右,就是被命运所抛弃。

即使是一棵草,也有活着的理由,也有活着的尊严,何况人类乎。

到头来,鄙视别人也同样鄙视了自己,势利的历史终将被正直的历史所鄙视。

风,伏在窗台上

那一阵远道而来的风,伏在窗台上推也推不开。

不知道它偷窥到房间里的什么秘密,这么有兴趣,看得津津有味。不知它是一时兴起,还是入了迷,真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。

夜深了,它还舍不得离开,一丝丝倦意向它袭来。天亮了,它迟迟没有醒来。

太阳出来了,这才揉揉惺忪的眼睛。

似曾相识

久违了,似曾相识的你。只听到你一声轻轻叹息,在返乡的路上踟蹰不前,一只脚踩着思念,一只脚缠着乡愁。

在思念里,有着许多似曾相识的人和事。不在你身前,也不在你身后,那么多遗憾,背也背不走,只得埋在心底的坟冢,任其荒草萋萋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无可奈何,无须叹息。

在乡愁中,有着许多似曾相识的路和井。返乡的路有千万条,不知道走哪一条。沉重的步履,迈不动一步。那常年背井离乡的滋味,越背越长,任其井壁上勒痕苔藓疯长,乡愁越积越厚。

有道是似曾相识燕归来。朋友,你在何处,何时归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