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休闲

风雪夜归民政人

方 奇

编辑日期:2018-1-12 8:58:01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点击次数:

元旦刚过,合肥就飘起了大雪,纷纷扬扬,大地很快就白茫茫一片,一个粉妆玉砌的新世界逐渐展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快下班时,局里领导匆匆来到我身边,言简意赅地通知“下班要留下”,其他什么都来不及说,又匆匆去忙别的事情了。在民政岗位多年,我自然心领神会,今晚肯定要上路巡查救助流浪乞讨人员。于是,我赶紧给在上小学的孩子打个电话:“今晚放学自己坐公交车回家,今晚爸爸又要加班,没法接你回家了,雪大,慢点。”又匆忙给父母打个电话报信。

在单位草草扒了两口方便面,避开下班高峰期,领导立即带领我们巡查组一行4人坐上执法车,冒着大雪,开始上路巡查。

今年,我们自己绘制的“ 包河区流浪乞讨露宿人员分布图”派上了大用。这张图标明了包河区17个易出现流浪人员的露宿点,我们按图索骥,精准定位,逐一巡查。一个晚上,我们共计救助了5个人,前4个人相对顺利,最后一个却费了一番功夫。这名40多岁的男子,睡在桥洞下的青石板上,身下垫着薄薄的两层破被子,身上盖章一个捡来的旧毯子,脚都露在外面,仍旧不愿接受救助。我们站在他的“床”边,耐心询问他的情况,陪他聊天。雪花不停的飞舞着,桥的缝隙处,有雨水不停滴着,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,伴随着风雪,回荡在桥洞中,更让人觉得寒冷。我们冻得直哆嗦,又坚持陪他聊了一个多小时。交谈中,得知他叫童新奇,来合肥两个月了,老家在湖南省湘潭市水井村,有10多年没有回家了。他自称喜欢流浪的生活,已经流浪了10多个省市,因为觉得合肥这个城市还不错,于是多逗留了一阵子。就这样,一直到了十一点半,气温越来越低,男子渐渐感到又困又冷。耐不住我们软磨硬泡,又见我们出示了执法证,他总算答应去合肥市救助站接受救助。

送走最后一名流浪人员后,我们冒着大雪,将执法车送归单位车库。此时已经过了12点,区政府大楼还是灯火辉煌,如此雪夜里,加班的不止我们一个单位。路边的车上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,难以辨认。等我找到自己的车时,发现它已经成了一座“小雪山”,我先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掏出两个雪洞,再把覆盖在车牌上的雪花扫掉,钻进车里,感觉就像钻进了雪洞里。因为视线不好,我把暖风开到最大档,一路提心吊胆地迎着雪花向前开。好在夜深人静有路灯,路上车不多。此时,我才生出一两份闲情欣赏这一路雪景。路边诸多老树,枯枝带雪,恍如梨花盛开,还有路边的酒店、商场等建筑物上的五彩霓虹灯在不停闪烁,将夜晚的雪地映出一派喜庆而跳动的红色……

平安回家后,发现家里的空调正开着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我不愿打扰睡熟的家人,一个人悄悄地倒在沙发上,和衣便睡。第二天还有一场抗雪“硬仗”在等待着我们。风雪待归人,民政人一直在路上……